=艾响。没了

幻粟。自家儿女。备份

"为什么,幻月不离开图书馆呢?"阿粟抬起埋在书本中的小脑袋,  

有些好奇地眨眨眼看向幻月。幻月愣了一下,趴在桌子上思考了一会儿。随即提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那是因为我没地方可去阿。"

看起来很普通近似于玩笑的话语却让小阿粟红了眼眶。幻月看着阿粟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蹙眉有些心疼的抬手揉揉阿粟的短发,柔声问道,"怎么了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粟咬着下唇使劲地摇摇头,却没吭声。这使得幻月有些焦躁,他半跪在椅子前扶住阿粟瘦弱的肩膀, 伸手拭去小阿粟眼角的泪珠, "好了,告诉我,怎么了?"

阿粟咬咬唇有点委屈的说,"幻月,一个人好寂寞的吧。"

幻月愣了一下然后哧哧的笑起来,"爱哭鬼。"他笑着弹了弹阿粟的额头,看着阿粟不满的捂住额头扯出一个温暖的笑容,"这并没什么,我还有阿粟阿。"

"但是我不在的时候.." 小阿粟嘟着嘴似乎还想争辩什么,幻月笑弯了眉眼伸出食指抵在小阿粟唇边.

"没关系,我就是因为阿粟而存在的。"

"为我而存在的?"  

小阿粟疑惑地眨眨眼睛,并不理解幻月话中的含义。不过这句话很快被阿粟抛在了脑后,他拉着幻月的衣角晃了晃。

"呐,幻月去我家住吧。"  

很快阿粟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唐突,低下头脸色微红有点期待的用余光扫着幻月补充道,"那个,最近哥哥都不在家,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也会觉得..有点寂寞。"小孩子是怕寂寞的,面对自己喜欢的幻月说出这样承认自己软弱的话使得阿粟更加紧张了,生怕幻月会拒绝自己。

幻月垂眸直视着阿粟,给了阿粟分外暖心的答案,"这样的请求,我可没法拒绝呢。"  


评论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