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响。没了

[LPMM/DEMM]回忆之湖

回忆之湖

文/艾响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LPMM?DEMM??我也不知道

总之ADD一家均出场。

不虐。我保证。

不会说话系列。

梗来自色卡颜色翻译:映着天空的湖泊。蓝色是可爱的颜色呢。


气候微寒且干燥,凉意自指尖向上蔓延,白色的围巾缠绕住颈部,遮住大半张脸,压着一小部分披散下来的长发,呼出的气体瞬间变成白茫茫的雾气,消散在空气中。澄澈的天空下,阳光倾洒,仿佛要照亮整个世界般,这份阳光连同湖泊映进MM亮紫色的双眸。

MM将视线停留在湖泊的远处。水面平静,幽静的蓝色,掀不起一丝波澜。湖面映衬着天空,仿佛白色的烟云一同掉入水下,沾染着这蓝色,悠闲的漂浮着。湖泊广阔,将与天空交融一般,迎面笼罩而来,似要将MM吞噬进这无尽的沉静之中。

半晌,湖面上渐渐泛起雾气,钢琴的影子在雾气中若隐若现,身材瘦小的人影缓缓走出,跳上有些高的凳子,灵活的手指按下琴键弹奏着,先是细小的声音,随即悠扬的钢琴声自湖泊的中心传来,水纹也随同着音声一并向外扩散。

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雾仿佛渐渐消散了一般,阳光温和的映射在白色的钢琴上闪耀着柔和的光芒,白色短发少年脸上洋溢着兴奋而幸福的笑容,似要照亮这世界一般,身后是白色长发的白衣女子轻声的吟唱,轻风卷起了她长长的裙摆,阳光模糊了她的面容,似要穿透她身体一般与她交融在一起,宛若天使一般。

MM不由得跟着轻声低唱起来,古老的歌谣以略显低沉的嗓音再现,仿佛将人带回那个纸质泛白的时光。时间洗涤了样貌与世界,却不曾改变这份沉载着思念的回忆。

"母亲..。"

MM低语,湖面上的女子停下吟唱的动作,转过头看向MM,白色的发丝随着转头的动作飘扬起来,姣好的面容渐渐清晰了起来,她怔了一下弯起眸子绽出一个灿烂明媚的笑容。

"Add。"

仿若梦幻一般,天使向祈求幸福的人伸出了双手。

"MAMA.."MM嘴唇颤抖着,却无法发出任何其他的声音,思念的身影就在那里。一味沉醉在纳斯德科技之中妄想摆脱的这份思念最终在眼前的景象迸发而出。自内心而出的、无法抑制的颤抖、压抑不住的喜悦在此刻尽情的散发着。本以为干涸的泪腺泉涌出泪水沾湿着MM的面庞。

女子的身影伫立在湖面上清晰而又模糊,她怀中簇拥着一大捧向日葵,金色的花瓣与阳光融为一体,映衬着女子欣慰的笑容。一阵微风吹散了金色的花瓣消融着女子的身影,连同着女子低声呢喃的欣喜。

"成长了呢,Add。"

女子的身影消散在向日葵纷飞的金色花瓣之中,最终金色的花瓣一同融入明媚的阳光中,消失在这世界。

阿阿...这样就足够了。

谢谢你来见我。母亲。

"在想什么?"

身后熟悉的声线打破了一切,MM眼前的幻影迅速的消散,视线恢复焦点,MM有些诧异的回头看向LP,收到的却是LP半玩笑的嘲讽。

"连我过来了都不知道,你是变弱了很多阿?"

MM闻言轻轻吸气收敛了自己过于放纵的情感,抬眸时眸中便恢复了科学家所拥有的自信与自傲,扬起嘴角毫不退步的嘲讽回去。

"你才是吧?偷偷摸摸到我身后?"

"阿..。"LP闻言明显噎住了,有点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短发,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般,面色僵硬的看着MM。

"今天是DE负责晚饭,回去晚了他又要炸厨房了。"

"我想就算是你回去也是炸厨房吧。"

MM不屑的轻哼一声,却仍柔和了嘴角的弧度缓步跟了上去。

身后幽蓝的湖面倒映着天空,在阳光的照映下闪闪发光。白色短发少年的身影出现在湖面中央,湖面倒映着他的漆黑的身影渐渐拉长,白色短发青年近乎全黑的眸子注视着MM离去的身影,低声沉吟,如同孩童学语一般,声线低哑。

"MAMA..。"

随即声音连同身影一同消散在空气之中。

湛蓝的湖面最终归于真正的沉静,湖边不知是被谁折断的破旧的牌子静静的躺在一旁的草丛之中。

「回忆之湖。」


-END

一些题外话。

全篇写景一点意思都没有。来和我聊聊阿??

总之幻影是DE做的,为了实现MM的愿望。毕竟DE回去还可以见到母亲,然而LP和MM却永远也回不去了。LP意外的粗神经看得开追逐未来所以不会太过于沉湎于悲伤之中。而MM则不行。相对来说也许DE更适合这个主题,毕竟他是「沉湎过去之人」。然而就个人而言认为DE去追逐过去,那么他一定有着足够的信念去背负这份悲伤和复仇,相对于LP的「追逐未来」和MM的「沉醉现在」更加的有勇气。MM的话,沉醉于现在的纳斯德科技之中,不敢背负过去,也不曾想到未来,更像是胆小鬼吧。某种程度上。阿。虽然这么说。我却是LP本命,吃LP一切cp向。括弧笑。另外这儿觉得ADD一家都是炸厨房的料请见谅。另外的另外我就是挺喜欢向日葵的,母亲代表着美好而灿烂的事物,而且阳光下向日葵的话最好看吧,所以母亲才会抱着向日葵。woc这玩意怎么快写的比正文都长。

评论(2)
热度(6)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