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响。没了

【LPDE】IF

IF

LPDE/MMDE

文/艾响

曲:IF


"你是谁。"

比之前更加真实的梦...吗?

白色短发的男子的面容模糊不清,却依稀可辨他的笑容。唇角被手指轻抚,然后被轻吻。

无法触碰。

伸出手他便会消失不见。

让时间停留在这刻。

也好。


「如果双脚能自由了 便踏出这个房间吧*」


睁开眼睛,仍是一片黑暗,没有清晨,没有黄昏,什么都看不到。

"醒了吗,DE。"

"早安。MM。"

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被唤作DE的男子微微怔了一下,近乎全黑的眸子转了转,透露不出一丝光芒。DE双手支起身子,嘴角弯起,声音柔和。MM怔了一下,随即俯身过去,伸手在DE眼前晃了晃。青年的眸子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看着前方。

"还是看不到?"

'看上去是这样。"

DE的笑容泛起一丝苦涩,轻声笑了一下,如梦中的记忆那样轻轻按了按自己嘴角随即放下。MM看着他的动作,轻叹了一口气。


「当这身躯 即将消逝 

   察觉到 的时候

   开始呼喊着 生命*」


DE看不见了。时间的暗流已经完全的侵蚀了他的双眼,由此,DE无法脱离操控时间的状态,DE也不得不暂停了回到过去的计划。即使这样,时间暗流仍不停息的侵蚀着他的身体。到最后,身体的损毁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MM只能尽量的依靠纳斯德的科技帮助他延续生命,而LP自从知道DE的事情便脱离了队伍消失不见了。

"MM。我想出去走走。"

DE打断了MM的思绪,MM停下手中的研究看着DE,DE一如既往的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自从他因时间暗流的侵蚀无法行动后,仿若变了一个人,收敛了一切光芒,连同眸子中那对过去的执着也一同消失了。


「从出生、到睁开眼睛

   接着入睡、然后*」


DE仿佛只是静静在等待着时间的消逝,直到死亡的一刻。每日重复着,无法预见未来。

"我想你现在的状况,出去也只是添乱罢了。"

口气生硬的拒绝了DE的请求,MM眼中闪过一丝悲哀,随即沉淀在了深紫色的眸中。MM的拒绝显然也在DE的意料之中,自己的腿上早已被粗细不一的输液管缠住,向前迈一步都会疼痛万分。可即使这样,也想要再一次——


「好难受 好痛苦

   即使如此 还是想活下去

   无法安稳入眠也无所谓*」


"稍稍等我一下吧。我很快就回来。"

白发男子的面容愈发的清晰了,伸出去的手被用力的握住,即使隔着黑色的手套也能感受到令人安心的温度。

可以触摸到了。

喜悦自心底蔓延。

一定还能再..活久一点吧。

还能..


「若是这双手自由了 好想去触摸那个谁*」


DE的病情逐渐严重了起来,甚至已经无法起身。为了延续生命,身上几乎被插满了管子,昏睡的时间也逐渐延长。MM看着病床上面色苍白的DE,不自觉的握紧了白色的床单,抿住唇角跪坐在病床前,近乎低语般祈求。

"再等等,他很快就回来了。"


梦境泛白。


「无数空虚

   令我梦见许多「如果」*」


"早安。TiT。"

趴在桌上的白发少年闻言睁开眸子,呆了一会儿才缓缓直起身子,转了转僵硬的脖子,伸个懒腰,偏过头看着端着早餐来的笑容灿烂的PT,面容阴沉下来,发电机迅速变换为尖刺的形状直直刺向PT。

"我不想见到你们任何一个人,叛徒。"

很明显TiT并没有想置PT于死地,发电机很轻松的便被PT挡了下来。而PT闻言也只能笑笑,将早餐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身离开的瞬间轻叹了一口气。


「这身躯 即使终了

   察觉到 的那天

   我诞生在这个世界*」


"TiT。"

"…PT?"

"呼?"

仿佛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被唤作PT的青年眯起眸子扬起脸摸了摸下巴,嘴角上扬略带狂妄的轻笑。

"LunaticPsyker,你可以称呼我LP。"

"LP?"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TiT一脸错愕,不自觉握紧了拳头甚至指节泛白,微微垂下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眸子,让LP看不清他的表情。低语着,愤怒着,沉浸在心中的情感最终爆发,下意识的出拳却被LP轻轻松松的化解。

 "你现在赢不了我的。"

轻描淡写的话语描绘着真实的现实,TiT咬紧槽齿,似有什么东西破灭、毁坏最终消逝。

"用这个。赢了我。"

黑色的芯片在TiT的手心闪耀着光芒,TiT垂眸看着芯片,握紧,将其狠狠甩在一边。

"我不需要你提供的资料!那种东西..我自己也能拿得到!滚阿!叛徒!"

歇斯底里的呼喊,近乎低语般的哭泣与不甘,模糊的双眼和泛白的指节。

却不曾有一丝仇恨。


「走着 轻触着 沉睡着 睁开眼睛 

   却等不到平凡无奇的明天的到来」


"你还在做那种研究?”

"什么时候你也来关心我了?LP。"嗤笑一声绕过LP,DE将离去的身影留给LP,近乎孩童的报复一般。

LP低声的叹息,看着DE离去的身影不曾阻止。

"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阿。"

MM从研究中抬头扫了二人一眼,随即视线又移至泛着紫色光芒的操作台上,无奈的叹息。

"白痴。"


日复一日,交错的二人,愈发远离。


「无数的虚幻*」


"MM,我梦见LP了。"

"还有之前PT的事情。"

"要是那个时候,没和他吵架就好了。"

"他会回来的吧。"

"像那次一样。"

青年的声音有些虚幻,带着不易察觉的悲伤,以及深深的眷恋。MM闭着眼,静静聆听青年的低语,内心苦笑。

DE知道什么了吧。


「那些「如果」都切断

   是心电图的声响*」


"喂?!DE!再坚持一下!LP,LP很快就回来了!"

一向冷静的MM拼命摇晃着DE消瘦的身子,似乎是泪水什么的弄脏了脸庞,他顾不上擦干净。DE微微睁开眸子,示意MM将自己的呼吸机摘下。

"等.."

虚弱的声音最终化为虚无,伴随着一旁心电图的尖鸣,清晨的曙光最终透过窗户倾洒在DE身上。

仿若睡去的天使一般,DE消失在这个时空。


「漫长的夜晚逐渐天明

   屏气凝息的等待着

   等待着赤红的朝阳

   赤红的朝阳我等——*」


"MM..。"

"你这次慢了点,DE那家伙怕是等得..LP?!!"

MM急忙扶住即将倒下的LP,LP的身体几乎全被时间暗流所侵蚀,黑色的纹路布满了他全身。

"比DE还严重..你到底。"

"没办法再去见他了..。这副身躯。"

"用这个,延长DE的生命吧。"

"让他活下去。"

...。


"我不知道DE最后知不知道这件事。让他在等待中死去,你还真是残忍阿。"

MM手抚着墓碑,白色的花束静静开放,一旁新立的墓碑被笼罩在阳光之下。

-END


最后的话。

IF这曲子真是超棒阿。(。虽然最后听到吐。带*的是歌词。

LP和DE都是属于自以为的单箭头。

LP在寻找救DE方法的过程中死了。

评论(1)
热度(31)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