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响。没了

【白日梦(DayDream)】有我在你将战无不胜。

世界观原创。

骑士的名字和我名字一样别介意。先有的他才有的我。

失恋的人总会写点奇怪的东西。这样。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起玩这个。

超短。慎。


人真她妈可怕。

这是绯炎现在唯一的想法。

比如说,几年前同自己一同讨伐魔物的生死至交正一脸冷漠的俯视自己,黑色的靴子狠狠踩断了自己的肋骨。

"咳阿。"绯炎忍不住低声呻吟着,疼痛苍白了他的面容,冷汗丝丝流下。由于双手被铁链反锁在墙上,他只能够用那双如同他名字一样明亮的绯红的双眸,紧紧盯着居高临下的骑士。这在以前是不会发生的,不论是因为他与眼前这家伙的情义,还是因为他脖子上所戴的,  限制住他行动能力的项圈。

"咳哈.."绯炎嘲讽的咧开嘴角低叹,"你他妈的疯了,艾响。你居然在给那些家伙做事。"

绯炎的声音因疼痛而显得分外虚弱,在这寂静的拷问室里却意外掷地有声。

被唤为艾响的骑士没吭声。房间内排风口的风扇一转一转,光芒便透过这唯一与外界相连的窗口倾洒进来,忽明忽暗,投映在艾响那嘴角紧绷的严肃的面容上。

绯炎的记忆顺着光芒的闪烁渐渐浮现。

"嘿。看上去不赖。"年轻的勇者带着些许赞许看着眼前的骑士, 而骑士湛蓝的眸子此刻也倒映出他的身影,却掀不起一丝波澜。骑士嗤笑了一声,倚靠在树干低头擦拭自己的佩剑。"至少我也是能与你匹配的家伙。"平淡的语气让勇者想不透他是否在嘲讽自己,不过他也并没有在意,因为刚才这家伙用的那招

——太帅啦! 

 不同于绯炎之前在王宫所看到的,更加灵活,富有攻击性的招式。  

回忆到这儿有些模糊,绯炎不得不倚靠在破烂不堪的墙壁上,微微的仰起头,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肺部因缺氧钝痛着,麻木的感觉逐渐蔓延至他神经末端,钝化了他的大脑,模糊了他的视线。他却仍清晰记得艾响是怎样回答他的。

那个高傲冷淡的骑士,抬头看向绯炎,脸上带着笑意。"你不需要学这个。"他顿的了顿,指着自己。"有我在,你将战无不胜。"  


评论
热度(1)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