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响。没了

[LPMM]活下去

脑洞。

宿敌生贺。

LPMM。

OOC有。


LP半跪着拥抱着MM,MM甚至可以清晰地感受到LP紊乱的呼吸喷洒在他的颈侧.MM不知道LP那与自己相似的面容上此刻的表情是什么.

不甘?悔恨?还是悲哀?

MM想不透.

血腥味混合着硝烟的气息充斥在MM的鼻腔.他向LP的后背摸去,温热的触感带给他一丝的慌乱,洁白的手套上是鲜红的血迹.MM慌忙扶住LP."你受伤了?""嘶——废话."LP咧嘴呲牙倒吸了口凉气,扶住MM的肩头慢慢站了起来,却是一如既往的张狂与无畏.

MM看着LP因疼痛而有些苍白的脸色一时竟说不出话来.,漫天的飞火,破败的房屋,狂暴的魔族,深红的血迹,火光照映下LP的面庞变得模糊,风的寒冷与炎的炽热交替着,使得MM觉得眼前的场景十分的不真切.

"哼,看来魔族的子弹也不差."LP的话语将MM的思绪拉回现实.MM扭头看着似乎是为自己挡了次子弹的LP,对方用拇指擦了擦嘴角,感受到他的视线而望向自己.MM皱皱眉,他不知道此时应该说些什么,长时间的战斗使得MM的思维有些停滞,他动了动嘴唇最终选择了闭嘴.

——在这种情况下,说什么也无法改变现状.

最后LP看着MM叹了口气,首先将视线从MM身上挪开,后背抵着MM的背部,抵御着魔族越来越小的包围圈.

就这样结束了吗?

MM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已经过去很久了,魔族的数量没有减少却是越来越多,而此时还没有接到艾尔搜查队的救援.——真是一点也不可靠.MM在心底暗自嘲讽着.自己的体力已经被消耗的差不多了,而那边LP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子弹造成的伤害以及疼痛大大消磨着LP的体力与意识.LP坚持不了多久了,MM想.如果仍然不能突围,他和LP都将死在这里.

也许自己不应该和LP怄气,他想.

"听我说,MM."LP有些虚弱却又不容置疑的声音从MM背后传来,"你得逃出去."

MM转过身,看到LP眼中透出的坚决与些许的不甘愣住了.在他还未能开口说什么之前,LP的发电机高速的运转,巨大的能量汇聚在搭成爪状的发电机前.

"活下去,MasterMind."

LP低语,然后咧嘴露出狂气的笑容,挥挥手指挥着发电机发射出巨大的能量波将MM推出了包围圈.

"活下去."


MM狼狈的逃到了第三居民区.尽管艾尔搜查队已经将战线推至拜德王宫一线,但这片区域仍有魔族存在着.此刻与他们交战并没有任何优势,而且——

MM抬头有些迷茫的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脸侧带来潮湿的感觉.雨越下越大了.在雨中发生了战斗,对自己是更加不利的,于是MM决定找个地方先躲躲雨.

MM随意推开了一处破旧房屋的门,里面却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MM屏住呼吸指挥发电机搜索着屋内的情况,发电机传回了LP的图像.MM顾不上多想就进入了屋内."LP?"MM缓缓开口,那人的背影自己是不会认错的."你不是..?"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他认为LP在那样的情况下生还的几率很小.

对面的人缓缓转过身,看着MM嘲讽道."这么慢阿MM."MM觉得有些不真切,但仍不自觉的迈出几步靠近了眼前的人,语气中满是宽慰."你逃出来了?LP."

LP转而一脸遗憾的摇摇头,低下头示意着MM看着自己的腹部.LP的腹部已经被不知什么利器刺穿了个大口子,深紫色的夹克与血迹混杂着显得血肉模糊,而此时血水夹杂着肉屑正向外流淌着,滴滴答答的撞击着地板.

"所以你必须活下去,MM."

随着LP的话语,周遭的景色逐渐淡化消失,MM伸手向记忆中LP消失的地方抓去,隐约着只能看到手套上鲜红的血迹,最后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是个梦.

MM缓缓睁开眸子,深吸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心情,自己还处在第三居民区的住房内,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MM起身站在窗前,外面的雨还是下个不停,他伸手按着有些破碎的玻璃叹了口气.

LP永远是那样,行动力快于思考.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喂,我说.我们得逃出去."

"你有计划?"缩在角落中仍是add的MM闻言抬起头看了眼与自己相似面容的男孩子.

"没有.不过我有这个."LP扬了扬手中不知何时拿到的钥匙,一脸得意的笑,然后他向MM伸出被鞭打的伤痕累累的手,语气中满是骄傲与坚定.

"来吧,我们一起逃出去."


"据Dynamo计算,还有五分钟,整个古代图书馆就会坍塌."MM收起发电机能量聚集起的屏幕,回头看着不远处的LP.对方站在发电机上看着不断震动着的房间,挥了挥手驱散着由于震动扬起的灰尘.

"利用Dynamo的能量在房间里开个洞如何?如果成功打破了束缚着图书馆的次元墙壁,我们也许能逃出去."

"成功率?"

"不确定.不过不试试怎么知道."LP咧开嘴角扬起无畏的笑容,向MM伸出手."来吧.一起逃出去."


LP总是这样.张狂,无畏,却一直感染着自己.


雨渐渐的停了.MM抬头看着已经放晴的天空收回思绪喃喃自语.

"该走了."

雨后的空气难免还是有些湿润,周围一片寂静,但却使得战乱的拜德少了几分硝烟的气息,多了几分宁静.雨使得MM脚下的路变得泥泞,裤腿上沾着泥巴.MM顾不上自己的洁癖,只能如机械般继续向前.

他不能停下.

即使在居民房中休息了一下,但那个梦却丝毫没有缓解他身上的疲劳.战斗的疲累和伤口的疼痛麻木了MM的神经,一天一夜没有得到好好的休息使得MM的精神十分疲惫.但MM没有多余的时间停留休息,他只得继续往前走.

不远处袅袅的炊烟升起,营地的帐篷已经渐渐显出形状.踏进营地的瞬间MM就脱力般的跪在了地上,眼前一阵黑暗,耳朵嗡嗡作响.

"MM?!MM你怎么了?!"女孩子的声音透过刺耳的嗡鸣声传来,MM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扶住自己的是谁,他的意识逐渐远去,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我活下来了,LunaticPsyker.


评论
热度(8)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