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响。没了

【凌IV/IV凌】凌牙!!(1)

#404 凌牙!(1)

文/艾响

有天早上,IV突然不会说话了……

III是第一个发现的人。

同往常一样,是一个明媚的早晨。上了弦的古老木制时钟嘀嗒作响,III准时踩着七点半的报时鸟鸣敲门进了IV的房间。

IV仍在床上睡着,因为睡姿不好的原因麻色的被子半搭在他身上,裸睡的决斗冠军露出小麦色健康的肌肤,此刻不知梦到了什么正咂着嘴迷迷糊糊呓语着。

“兄长大人,起床了。”

III没有在意自家哥哥床上的糗态,径直走到了落地窗前兀的拉开窗帘。明亮的阳光伴随着窗帘吱啦被拉开的声音泄入屋内,灰尘在空中弥漫开来,在阳光下仿佛飞舞一般悬浮在空中。

IV这才有转醒的迹象,他缓缓坐起身一手支着身子,...

幻空01

幻空

幻月咬着柠檬糖支着下巴打量着眼前安静的新室友。说着是新室友其实是拜托自己照顾的吧,这家伙脆脆的样子。嘛,看在柠檬糖的份上就收留你了。幻月想到这儿郑重的点了点头,把自己怀里的刺猬放一边,小小的刺猬一被放下就挥动着小爪子欢快的钻到对面空海的怀里打滚撒娇。

...日,你咋那么快叛变投敌了。

幻月看着在空海怀里开心露出白肚皮任空海摸索的刺猬沉默半晌叹口气,随意的把自己扔进沙发里,抬眸看着天花板。

"你叫空海?"

"嗯..。嗯。"

幻月微微直起身子直视着空海,而空海显然也注意到了幻月的视线,慌慌张张的点点头软糯的应着。

"噗..哼。"...

幻粟。自家儿女。备份

"为什么,幻月不离开图书馆呢?"阿粟抬起埋在书本中的小脑袋,  

有些好奇地眨眨眼看向幻月。幻月愣了一下,趴在桌子上思考了一会儿。随即提起嘴角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那是因为我没地方可去阿。"

看起来很普通近似于玩笑的话语却让小阿粟红了眼眶。幻月看着阿粟的眼泪在眼眶打转蹙眉有些心疼的抬手揉揉阿粟的短发,柔声问道,"怎么了吗?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阿粟咬着下唇使劲地摇摇头,却没吭声。这使得幻月有些焦躁,他半跪在椅子前扶住阿粟瘦弱的肩膀, 伸手拭去小阿粟眼角的泪珠, "好了,告诉我...

[LPMM/DEADD]无题是个坑

题目?????未定

文/艾响

半架空。

科学家LPx妖精MM

科学家DEx妖精ADD

第一次写DEADD。而且是作为主线。ooc可能有,感觉DEADD之间相处模式还不太熟悉。请多指教。LPMM尽量不ooc。

尽量把开头写的白傻甜一点,以免后面虐的时候有人给我寄刀片。

设定:

妖精作为一种独立于科学检测之外的物体存在。准确的说。科学基于物质,而妖精基于意识。对对对,一个是唯物的一个是唯心的没办法相互证明。

妖精的诞生,来源于捡起妖精蛋的主人,强烈希望蛋壳破碎,妖精蛋一旦与其主人接触,蛋内的妖精就会有对主人的认知。妖精的死亡,就是主人怀疑妖精存在的瞬间就消失了,连同和主人一起的记...

全职佣兵paro的段子

很久之前写的。放上来存一下。没有后续。cp向估计是方包。当时好像就是想写这个梗。

方锐第一次进兴欣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嫌弃了一下这儿有些破烂的场地,不过兴欣现在好歹也是他东家了,于是他吧唧吧唧嘴把话咽进了肚子里。然后他迎面就遇见穿着一黑色帽衫的莫凡。方锐摸摸下巴凑过去一脸凝重的上下打量人半天,"哟,你是莫凡吧。"方锐怎么也不会忘记在老东家最后一次出任务时就是这小鬼发现了最关键的线索,让兴欣得了不少好处。他忍不住一阵感叹。现在的年轻人阿,真爱出风头。尽管如此,他还是向莫凡伸出手,"我是方锐,现在所处一个佣兵团啦,请多指教。"而莫凡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默默仰起头...

[LPMM]两个段子/看上去都是BE。

题外话

不知道啥时候写的两个段子。反正不会写下去了就堆上来然后删文档。高三吧..。一直写这样的东西,高三真黑暗噢。那阵都是写一方死亡然后每次都是LP死。虽然现在也不例外。但是我前几天写了LP活着..。这么一想艾响真厉害。噢对了。两个段子的世界观是分开的。

真的没人和我玩吗??

文/艾响

—段子1

"那你记好了,我的名字是DiabolicEsper.  "

短发的男子扬起张狂的笑容,异于常人的眸子中满是不屑与鄙弃.  那是与LunaticPsyker相似的笑容,却又是更加的极端.  他微微扬起头,以...

[LPMM/DEMM]回忆之湖

回忆之湖

文/艾响

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LPMM?DEMM??我也不知道

总之ADD一家均出场。

不虐。我保证。

不会说话系列。

梗来自色卡颜色翻译:映着天空的湖泊。蓝色是可爱的颜色呢。


气候微寒且干燥,凉意自指尖向上蔓延,白色的围巾缠绕住颈部,遮住大半张脸,压着一小部分披散下来的长发,呼出的气体瞬间变成白茫茫的雾气,消散在空气中。澄澈的天空下,阳光倾洒,仿佛要照亮整个世界般,这份阳光连同湖泊映进MM亮紫色的双眸。

MM将视线停留在湖泊的远处。水面平静,幽静的蓝色,掀不起一丝波澜。湖面映衬着天空,仿佛白色的烟云一同掉入水下,沾染着这蓝色,悠闲的漂浮着。湖泊广阔,将与天...

??!

仔细想想我写东西都是一个模式的。

LPMM。一方离去后的追悔莫及和才发觉沉淀于心中的喜欢。用剩下的时光纪念他的存在。

LPDE。自以为的单箭头。双方都不曾察觉出喜欢。暗恋??

DEMM/MMDE。无休止细腻的关注与照顾,却不能换来对方丝毫的停留。

不吃DEADD。说白了就是LP不管怎样必然死亡,没写过HE。写出来的东西都是。不能好好说话系列。心累。

[DE和MM相关]GPX01

GPX01

文/艾响

曲/Winners - G-Grip

高智能方程式ova.zero设定xels.

ADD一家全部车手注意。

ooc注意。

LP一不小心又让我写死了注意。


"够了!DE!"MM伸手握住DE的手腕,眸中透出的是担忧和痛苦。"zero不是你能够去的地方。以后不要再用那个了。"

DE愣了愣甩开MM的手去摘下头盔,微微甩了下因汗水而黏在自己脸侧的碎发,带着黑色手套的手直接插入自己短发捋顺乱翘起的发尾,微微垂下眸子歪过头扬起嘲讽的笑容。

"什么嘛?MM。"

DE顿了顿,一只眸子渐渐染黑,嘴角是不变的玩...

【LPDE】IF

IF

LPDE/MMDE

文/艾响

曲:IF


"你是谁。"

比之前更加真实的梦...吗?

白色短发的男子的面容模糊不清,却依稀可辨他的笑容。唇角被手指轻抚,然后被轻吻。

无法触碰。

伸出手他便会消失不见。

让时间停留在这刻。

也好。


「如果双脚能自由了 便踏出这个房间吧*」


睁开眼睛,仍是一片黑暗,没有清晨,没有黄昏,什么都看不到。

"醒了吗,DE。"

"早安。MM。"

熟悉的声音自耳边传来,被唤作DE的男子微微怔了一下,近乎全黑的眸子转了转,透露不出一丝光芒。DE双手支起身子,嘴...

1 / 2

© 逐渐偏移。 | Powered by LOFTER